董元奔‖放逐天子(读史随笔)

时间:2018-10-22

(责编:董尧)

当然,在夏商以后特别是秦始皇当前的历史进程中,随着社会生产力跟科技水平的发展,君权逐渐得到加强,相权逐步衰弱。从秦到清,君主通过始终设置新的机构分化相权来达到弱化相权的目的。汉武帝设尚书令跟侍中配合丞相,魏晋南北朝和隋唐以三省和丞相同执相权,宋代副丞相则直接对天子负责,明代絮叨以六部取代丞相,清代除了六部之外又加设军机处行驶相权。可能说,自秦代当前,君主再也不会被大臣流放了,除非发生宫廷政变。

其一,夏商实行数个家族的联合政治。君主诚然是皇帝,但朝廷实权把持在不同家族的“族长”手中,能够说是君臣奇特治理天下,这是原始氏族部落联盟政治制度的自然演化。所以,即便伊尹代摄君政,天下并不会混乱的。太甲是商的第四任君主,放逐太甲的伊尹从汤时就是辅政重臣,汤之后的君主继破都少不了他来作操盘手。

标签 君主 伊尹 太甲 夏商 史记

其二,夏商有君权神授观,然而,君权神授的前提是天子要有德行。大臣摄政,只是在君主德行有瑕疵或者君主年幼时替天执政罢了,诚然其权力如同君主个别,然而其却不敢自称君主,也不敢永远执政,待君主悔过或君主长大,总要还政的。

商朝固然不清楚命名的宰相这种官职,但伊尹相当于后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虽然如此,他总是臣子。伊尹流放帝王,让其思过,自己暂摄朝政,这在夏商时期很合规矩,不人认为这是犯上作乱。这有两个方面的起因。

《史记•殷本纪》载:“帝太甲既破三年,不明,肆虐,不遵汤法,乱德,于是伊尹放之于桐宫。三年,伊尹摄行政当国,以朝诸侯。”“帝太甲居桐宫三年,悔悟自责,反善,于是伊尹乃迎帝太甲而授之政。”

原创文/董元奔(江苏省宿迁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