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股权之争难平息 中超控股遭“一天三问”

时间:2018-11-05

有媒体质疑中超集团在与鑫腾华的股份转让中存在9%股份表决权委托的安排,中超集团不具备自行招集跟主持常设股东大会的主体资格。深交所此前已对此进行过问询,但回复内容存在未尽之处。此次,深交所恳求中超控股督促中超集团及杨飞补充说明,与鑫腾华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以来,持有的有效表决权的股份比例变动的具体情形及影响;与鑫腾华委托表决权解除后,相关股份的表决权的归属情况;转让协定签署后,在中超控股历次召开的股东大会中,上述9%股份表决权的行使主体。

标签 中超控股 股份 股东大会 深交所 业绩

今年10月17日,中超集团以持股10%以上股东的身份自行招集股东大会,将黄锦光方面人马清除出董事会,推荐己方人士上位。在此次股东大会前夕,中超集团及杨飞提起仲裁申请举动顾全,经法院裁定后,鑫腾华的股东权利受到解冻,在股东大会上的投票被宣布无效。鑫腾华方面十分不满,在会场即提出抗议,然而并不改变股东大会的结果。

中超控股的股权纷争被媒体广泛报道,杨飞多次接受了记者采访,鑫腾华也曾试图召开新闻发布会,但未能成行。深交所始终对此事高度关注,密集发出关注函追问内情。11月2日发出的3封关注函中,深交所关注的重点是,中超团体是否具备提起股东大会的资历,当初事迹对赌是否存在利润输送嫌疑,中超集团及杨飞当前是否已经成为中超控股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上周,沪深交易所网站共暴露问询函22封,数量明显低于往周。然而,问询函件数目上的减少并不代表一线监管的放松,从中超控股一天常见收到3封关注函中即可看出。

中超控股的纷争仍未落幕,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自今年8月份以来,深交所至少对中超控股发出问询信件16封。11月2日,中超控股连收三封关注函,上市公司、中超集团、鑫腾华等相干各方均遭深交所追问。中超集团在2017年底将所持中超控股20%股份转让给鑫腾华,上市公司实际操纵人由杨飞变更为黄锦光。当时,鑫腾华方面亦有连续收购9%股份的盘算,中超集团还做失事迹承诺,成为市场首例“对赌式卖壳”。然而好景不长,在黄锦光入主不久后,中超集团即称鑫腾华未如期支付第一期股份转让的尾款,已构成了实质性违约,配合终止,已交割的20%股份将通过法律途径解决。